原创长篇小说:《深情回望我们那荒唐多情的青春》青春情感励志

By 锁骨001 at 2017-05-19 • 0人收藏 • 404人看过
  
  
  
  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春天;
  当年的伙伴儿正奔波在为理想厮杀的路上,停一停,回望当年的故事,会有温暖。感恩于你们,祝青春常驻。
  我们的孩儿们将要走入我们当年的年龄段,鉴一鉴,前人的脚步,警示自己,憧憬明天。愿花开灿烂,叶绽碧涛。
  南乡子 君自逐
  缘起大金都。风华正茂会宁府。年少多少轻狂事?无数。云烟袅袅盼君顾。
  学子不问学。韶光空负无寻处。谁人读我轻薄书?唯汝。君品君鉴君自逐。




  引子
  《老子》,又称《道德真经》:道可道,非常道。名可名,非常名。无名,万物之始也;有名,万物之母也。故恒无欲也,以观其眇;恒有欲也,以观其所徼。两者同出,异名同谓。玄之又玄,众眇之门。
  译成现代文如下:
  “道”如果可以用言语来表述,那它就并非是一般的“道”;“名”如果可以用文辞去命名,那它就并非是普通的“名”。“无”可以用来表述天地浑沌未开之际的状况;而“有”,则是宇宙万物产生之本原的命名。因此,要常从“无”中去观察领悟“道”的奥妙;要常从“有”中去观察体会“道”的端倪。无与有这两者,来源相同而名称相异,都可以称之为玄妙、深远。它不是一般的玄妙、深奥,而是玄妙又玄妙、深远又深远,是宇宙天地万物之奥妙的总门。
  依据这样古老篇章的提示,加之本人对现代物理学知识的理解,来展开人生的探求。如果我们人类自身有一双加强了的X射线透视眼,我们会什么也看不到,所有的物质,即“有”都变成了“无”;又根据爱因斯坦质能守恒定律,我们只能看到的是能量团,无所谓有,无所谓无。那么人生的意义在哪里?我们走过人生历程的时间段,什么是真实的?
  唯有感受。
  那么,人生当追求幸福、坦荡、满足的内心感受。

  一
  阿城(当地人口语读四声),距哈尔滨市中心区23公里,地处张广才岭与松花江平原的缓冲地带,东部山区峰峦叠翠,西部平原坦荡如砥,土质肥沃,物产丰饶,是黑龙江省基础雄厚的工业重镇。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和丰厚文化底蕴的名城。流经城区的阿什河是历史上满清祖先女真人居住和活动的地带。公元1115年,女真人杰出首领完颜阿骨打在这里建立了声威显赫的大金帝国,在阿城历经4帝,凡38年, 史称金上京会宁府。清雍正七年,更城名阿勒楚喀(满语意为耳朵)城,清宣统元年,设阿城县,县名由阿勒楚喀城简化为阿城。在中国古代历史上,阿城发生过许多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,是中国北方重镇、名镇。以下故事发生的时候,阿城刚刚撤县建市两三年的时间。
  阿城市第一中学,就南临金上京会宁府遗址。学校始建于1950年,是省级重点高级中学,省级示范性高中,占地8万平方米。阿城一中所招生员乃优中选优,集结着阿城范围内品学兼优的适龄学生。
  1991年的8月,苍凉(黑马)、甘涛(老三)、焦春辉(老五)、贾风、赵晖、高峰(喇叭)、陈荣(阿荣)、宋涛;丁玲、曹华、边璐璐等一干老高三五班男女生毕业了,毕业后的心情一词以概:凄惶,这老几位都凄惶。在这样的名校,省内屈指可数的名校,得瑟了三年,高考失利,无功而返。无以面对父母亲人,是一个凄凉;自己的明天何去何从,是一个惶恐,与跨入阿城一中时的骄傲甚至是骄狂的心境相比,哪里是天壤之别,就是天渊之别了。
  高三五班里53位男女,有故事的、说的着的赵老大、二涛、少爷、小龙、黄豆、老宁、果冻、阿秀等心情也比他们好不到哪去。包括三两个没故事的,尽管三年来两眼不看身边事,一心埋头死读书的男女,没得瑟也高考失利,无功而返。
  那时候的阿城一中高考升学率远不是现在的百分之九十九,大概也就不足百分之四十的样子,相对于黑龙江省部分省级重点高中升学率的百分之十几来比较,相对于阿城境内其他高中升学率为个位数比较,阿城一中的省重点绝对是名副其实,且是蜚声省内了。可是可惜老几位是百分之四十以外的人。
  老几位或站或坐围在教室的后排,中心是黑马,女班长春红一脸正气站在外围。老几位面面相觑,脸上都挂着凄凉,最后目光都落到黑马眼睛上,等着老大说话,黑马是老几位的老大,一头的天然卷发,眼珠乌黑深邃。老三低头不看,黑马和老三三年来白天黑天长在一起,很少分开,他知道黑马要说什么。
  是老三告知了黑马高考的信息,就在几天前,那是最刺痛黑马的一天。
  那天,云淡风轻的下午,二十几天来,黑马早已自知高考必败,心陷绝望地在自家院子枯坐望天,父母及哥哥已经去上班,弟弟妹妹在屋里自玩。
  老三来了,进了院子,狡黠地看看屋内,看看黑马,转身往院外走。黑马心里知道是高考分数下来了,心里早就知道会名落孙山,可也想知道个具体数字。跟过去问老三:“分出来了吧?多少?”老三回头看房门,诡笑,不答。黑马更急着催问,老三和黑马一前一后刚出院子,关了院门,老三就已经忍不住笑出来,说:“你300多,我400多!”老三卖关子,黑马更急:“到底多少啊?”老三低头笑说:“你399,我401。”黑马乐,转瞬就黯然。老三继续说:“知道最低分数线多少吗?TM才420!”黑马错愕,更黯然无语。良久,黑马仰头看着蔚蓝的天空,白云悠悠,恨恨地问天:“就差20分?”老三也黯然下来,点头,说:“早知道就差这点,最后拼一个月都来得及!咱班庞裟唯分最高:576。果冻儿竟然也没进分数线。春红、黎波、老黄和四虎应该可以走,剩下的咱这些人,还是咱两个分多。丁玲、璐璐和曹华几个女生也都完了,没进线。”黑马更加愧疚黯然。
  两个人愧疚黯然地到丁玲家,丁玲分数更低,听了老三带来的消息,也不惊讶,也不失落。丁玲对两个人说:“都考砸了,就别乱窜了,赶紧回家等着挨收拾吧,我也等着。”丁玲是逐客了,二人出了丁玲家,都默默无语,各自回家。
  黑马到家继续坐在院子里望天,想着三年来,时光如白驹过隙,几多得瑟,几多荒唐。
  忽然,有人敲门,不等黑马应声,黑马也懒得应声,初中同学王斌、杜言、大个儿和高瑜推门鱼贯走进院子,高瑜居然也来了。黑马无颜面对,对几个人低了头,大个儿关切地问黑马:“知道了?”王斌看看黑马的举止神态,笑嘻嘻地说:“肯定是知道了,别上火,我和杜言也没进线,大个儿过线不多。”高瑜忽然直直地问黑马:“你咋想的?再考不?”表情冷峻,语气直接而且生硬,黑马恼羞,答:“考!为啥不考?!”神情更加冷峻,语气更加直接而且生硬,有三分邪火了。高瑜答:“那就算了,我知道了。”转身就往院子外走,大个儿等三人草草地宽慰了黑马“别上火”,也跟着出去,黑马无语送到院门,并不出去,默默走回来坐下。黑马想着自己无颜面对父母、同学,愧对家人对自己的宠爱和信任,欲哭无泪。
  父母下班回来,已经在单位得了高考发榜的消息,问黑马,得知具体情况,父亲无语,母亲唠叨。看着父亲痛苦愁闷的脸,听着母亲高低起伏的唠叨,黑马更加黯然沉默,更加无颜以对。
  黑马挥去几天前的记忆,整理思绪,痛苦地面对面前三年来的兄弟姊妹,开了口。
  “咱们几个这三年得瑟大了。”
  确实是得瑟大了。
  “大学谁也没考上,我也大概知道你们几个的打算,都重读吧?”
  黑马环视每个人,没人说话,都默默点头。
  “这样咱们尽量别在一起重读了,分开吧,在一起难免惹事。”
  黑马沉吟了一下。
  “我没脸在一中读下去,去哪里重读你们先选。”
  黑马的意思大家都明白,三年来老几位在阿城一中出了许多不该出的风头,说白了是太能得瑟了。
  老五敞快:“我回我们厂区高中。”
  高峰也是。
  阿荣说:“我不怕丢人,我留一中。”
  “我再说吧,定不下来”赵晖说。
  贾风特殊原因要留在一中重读,大家都知道,无需表态。老三不吭声,这样黑马看三个女生。边璐璐看着老三,一如既往的小声小气地说话。
  “我回师专高中。”
  “我和华去育英补习班”丁玲看着璐璐又看着曹华。
  “我和大姐去育英。”老三说。
  丁玲是老几位的大姐。这样就剩下黑马。
  老五说:“和我去厂高中吧,教学质量也不错。”
  老五一米六的身高,老鼻炎,说话会不自主地吭鼻子,大奔儿头,和其他人一样的中分头,习惯双手把插在外裤口袋里。
  “行。”黑马自己的事情自己定的了。
  “都要点志气,好好补习一年,不准惹事,惹事了不许找人,自己扛着”。
  阿荣留在一中是很有远见的。那时候可真是没有主意,也是岁数小,现如今想来为什么不在一中重读呢?如果现在是自己的孩子,可能不会选择别的学校吧?那时的经济问题真的是大问题,知道家里没有钱,因为自己没好好学,重读要多花家里不充裕的金钱真的是惭愧又于心不忍。
  白驹过隙,最美好的三年转瞬即逝,曾是那样骄傲的想当然:什么重点大学、普通大学,一蹴而就的事儿。进入阿城一中也真是曾经那么的接近大学校门,老几位却错过了,错过了就错过了,你永远不会沐浴在同一条河流里,错过了就意味永远地失去了。

  二
  时间追溯到1988年的春天,17岁的黑马在初中校园里正所谓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。
  黑马所在的初三二班是第三批各慢班抽优生组成的第三个快班,黑马在这个班中成绩每次不出前三,享受着各科教师的优待。黑马在班级男生里气质、面貌堪称优秀。黑马家境并不富裕,黑马的父母都是本本分分的上班族,养育着黑马兄妹四个,日子过的紧巴。黑马进入青春期后,身形如雨后春笋般不断长高,多血质的气质型散发着忧郁和青春的朝气,自然弯曲的一头卷发、睫毛,明亮深邃的眼睛,欧式的方形下颌,唇腮边毛乎儿的绒毛,浓郁的男性荷尔蒙已经在不断催化。好脸面的母亲把自己的花格衬衫招呼到儿子身上,配一条当时比较前卫廉价的弹力体型裤,屁股圆实显得丰满性感。黑马的运动水平在班级中亦是出众,跑起来的姿态犹如奔马,飘逸的卷发就如烈马飞驰的鬃毛,学校运动会百米也取得过前两名的成绩,黑马的绰号即是由此而来。
  试问这样的男儿怎不招来情窦初开小女生的青睐?黑马在慢班的时候就是男生的王,女生眼里那个骑白马的,绝不是和尚,一枝独秀。
  看人家学习学的,那叫一好!看人家玩的,那叫一精彩!黑马尤其爱听女生同学这样说。
  黑马学习上外松内紧。早晨6点起床,洗漱后早饭,6点30分背起书包——普通的大帆布书包,满满涨涨的课本资料,那叫一大、一沉——步行上学。6点45到学校,早自习,上午4节课,黑马会听课,效率高,课间就玩,不腻在教室。午饭黑马不回家吃,和同学大个儿宗仁、小地主在校门前小卖店,买2个4毛的面包,2毛的汽水,齐活儿。黑马最怕大个儿吃麻花,5毛一个,吃掉后,看看手上的残油,叨叨着“不能白瞎,当头油”,直接双手插头,一顿揉,再看手,还不满意,直奔黑马和小地主,这哥两个就抱头鼠窜了,直奔体育器械场,大个儿会很惋惜地摇头渍嘴,继续揉头,回班。
95 个回复 | 最后更新于 2017-12-09
2017-05-19   #1
  帮顶顶贴。。。。。谢谢
2017-05-21   #2
  锁骨001告读者:此小说于2010年5月构思起笔,如果有巧合,请勿对号入座! 作者QQ号:247067317恭候您批评指正。
  将每日进行更新,请期待。请回帖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已经完稿,寻出版。

2017-05-21   #3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待明日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2017-05-23   #4
  好文笔 好精彩
2017-05-23   #5
  锁骨001告读者:此小说于2010年5月构思起笔,如果有巧合,请勿对号入座! 作者QQ号:247067317恭候您批评指正。
  将每日进行更新,请期待。请回帖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已经完稿,寻出版

2017-05-23   #6
  谢谢朋友帮我顶贴!
2017-05-23   #7
  我们的思绪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2017-05-23   #8
  我期待.........
2017-05-23   #9
  早上好!
2017-05-23   #10
  妙不可言。。。
2017-05-27   #11
  三十三
  既收之桑榆,即失之东隅。期末考试,黑马和丁玲一样,收获了爱情,可就瞎了学业,爱咋咋地吧。其他老几位学习成绩也都是阴死阳活,处在一口气进出的游丝境地。
  老几位抱着发昏也挡不住死的破罐子破摔的态度,一个寒假里今天在黑马家喝酒,明天去老三家酒喝,后天去老五家喝酒酒喝,加逛冰灯,加一场通宵的麻将牌。
  滑雪是必然要滑的,玉泉是大家的最爱。因为少爷的远离,老黄和黎波就责无旁贷地肩负了老几位滑雪的重托。一群人增加了四虎,按照惯例买了一些酒菜,先放到老黄家里,然后直奔滑雪场。
  雪爬犁成了大家的最爱,起点不断地升高,滑行距离不断地加长,滑行的速度不断地加快,大家的兴致不断地增高。人们在雪爬犁翻车后于雪里翻滚,疯笑。
  老黄真是缺了大德了,极尽全力招待,竟然劳动了年老体弱、齁喽气喘的患多年肺心病的寡母和没成年的小妹下厨。一群人回到老黄家里的时候,厨房工作已经过了大半,丁玲、春红和黎波赶紧冲进烟气弥漫的厨房,换下了老人家,璐璐、曹华也紧着忙活。
  又是一顿豪饮,豪饮已经是男生的常态。惹眼的是曹华似乎格外放纵,大口地喝着“高级”红酒,粉面绯红,目光迷离。
  当然是靠了北方的天时,入冬后即会飘下漫天飞舞的莹白的雪花岂容浪费,年后的逛冰灯是阿城人春节期间必须的例行娱乐项目。逛冰灯也同样是老几位的最爱,今年的冰灯阵容似乎格外的强悍,规模宏大,白日里走过长长的老街区就能感受到。
  大年后的正月十一,丁玲约了大家去她家里玩,当然就是为了吃一顿,然后出去看冰灯雪塑。十一下午,大家就陆续到丁玲家,丁玲的父母都出门走亲戚,丁玲的弟弟妹妹也不在家,丁玲的姥爷露了一面就出门去了小剧场,看二人转演出去了。大家凑到一起,占据了两间房的空间,也没什么娱乐项目,随便地翻看丁玲的老影集,老几位的英姿站了影集里很大的比例。看着影集里面照片中各自的样子,回想是什么场景下的英姿、倩影,不住的说笑,居然玩闹的也是不亦乐乎、其乐融融。
  丁玲业务熟练地完成盘盘碗碗的大菜作品,完全不用曹华和璐璐帮忙,很快摆满了大大的一张桌子,不用礼让大家纷纷就坐,老三去选定了白酒,这家伙眼刁,选了一瓶玉泉系列的政府招待特供酒,没敢多拿,又拿了两瓶“龙江春”老窖酒,先打开了玉泉方瓶特供,低头故作神秘地小声说:“好酒,没敢多拿,大姐老爸回来怕不高兴,大家都尝尝。”丁玲听见了,说:“没事,我再去拿!”大家赶紧拦下丁玲,老三说:“大姐,一瓶尝尝就足矣了,我看有半箱,才敢拿一瓶,真是好酒!一般干部根本捞不着。”丁玲也就作罢。大勇冷幽默,说:“就老三贪杯,给我也多倒点!呵呵。”宋涛、飞飞和女生对好酒不感冒,老五本来就不喝酒,平时都是几个“大白梨”汽水搞定,今天便宜他换成了高档的“果粒橙”桔子汽水。其他高峰和贾风等人都有来不拒,不住地招呼“多来”。
  酒至半酣,丁玲的父母回来了。丁玲的爸爸一向严肃,黑马就很是惧怕,大概是勾引了老人家的姑娘,心里有鬼的缘由吧。今天丁玲爸爸很给丁玲面子,也是喝了酒回家,看到长女的好多同学在家聚会,笑着走进屋来招呼着。大家都赶紧起身,老三看了一眼丁玲爸爸,陪着笑说:“叔,我们偷喝你的好酒了,把这个好酒打开了一瓶。”丁玲爸爸看看老三,知道是老同事的公子,说:“哦,你也来了?嗯,不像你爸,你爸我给他喝都不喝,喝吧,玲子去再给拿,我也给你们倒一点。”大家赶紧拦住要去取酒的丁玲,也拦住要倒酒的丁玲爸爸。丁玲爸爸说:“那我就不倒酒,陪你们喝一口,给你们家父母都问好。你们也少喝一点,好好学习,祝你们学习进步。”大家赶紧举杯,连说:“谢谢叔叔,给您拜年了。”陪着呷了一小口,丁玲爸爸又劝大家多吃菜,然后去了另一侧房间。
  可惜是年后,大家肚子不亏,可惜了一桌的好饭菜,居然只干掉了蛋,却残存了肉在苟延残喘。丁玲父母回来,无法呼喝放纵,大家也就忍了酒兴,草草收场。时间已经差不多合适,就张罗出门逛冰灯雪塑。
  待都收拾整齐,出了丁玲家门,望去不远处的街里,一片热闹景象。大家前呼后拥,直奔热闹处。
  走到冰灯聚集的老街近处,更是灯火耀眼的明亮,人声鼎沸,摩肩擦踵,人群里不断地有走失了的人在呼爷唤崽,是何等的热闹!
  明亮处,冰灯雪塑造型各异,内饰的霓虹灯不断变化颜色,争取着游人的眼神,让人目不暇接。这边一米见方的美玉般冰块相叠构造了“金太祖挥师伐辽”,那边晶莹的白雪塑了“金公主拜寿”,人造雾凇随处可见,不可枚举。丁玲、曹华、璐璐不时地被美景吸引惊呼,哥几个一边抵御着身后人群的拥挤,一边时而大声赞美这亦真亦幻的白夜世界,大家指指点点,欢声笑语,也甄选了景致照相留下英姿倩影,成为弥足珍贵的青春记忆。
  欢笑声里,大家身后的人群忽然慢慢四散,让出中间的道路。大家放眼望去,发现是不远处盛装的彩车霓虹闪耀,缓缓而来,上面彩旗飞舞,书写着:金源公主携手给阿城人民拜年!彩车上若干美女仿古的盛妆浓抹,古典的衣着打扮,高耸的发髻,含笑盈盈,向人群挥手致意,人群中人们男女老少指点评议,年轻人吹出了尖锐刺耳的口哨。
  彩车过去,大家继续拉着手护住中间的女生挤着走去人群集中的十字街口。那里本来是最宽敞的所在,此刻周边却最为拥挤,聚集了最多的人。人群中间传出密集高亢嘹亮的喇叭唢呐声、咚咚震荡的大鼓声,铛铛、嘡嘡的铜锣、大镲声响。毋庸置疑,是东北大秧歌在上演,大家挤上高处台阶,人群合围的中间,三四支秧歌队互相挑战PK,那水桶般的腰身极尽夸张地甩,那腰间跨了一头驴的半大老太太,还持着米长的大烟袋,近前的老头画了花脸极尽谄媚地近前扭摆,逗得附近的男女指指点点,忍俊不禁,老几位也被逗得拍手打掌,开怀大笑。
  忽然不远处,噼啪炸响,焰火冲天而起,点亮了夜空,人们都抬头惊呼,继而讶然赞叹,称美称妙,啧啧不已。焰火时而绽放花朵,时而火蛇乱窜,明亮闪烁,持续了十几分钟。焰火里,清冷的夜空中星星隐去了光辉。
  女生好事地买了冰糖葫芦,却又不吃,持在手里红亮闪烁,映照了绯红的脸庞,煞是好看。
  也渐深,人们渐渐减少,女生也就张罗结伴回家,璐璐和丁玲一路,去曹华家住宿。老几位也三两结伴四散回家。
2017-05-27   #12
  越看越觉得文章真的不错!更新太慢。期待快快更新!加油!
  
2017-05-27   #13
  难忘那红星一游....
  回忆蔓延.思绪荡漾
2017-05-27   #14
  @梓昱P
  力挺楼主哇,快点写吧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写倒是写完了,不甚满意呢
2017-05-27   #15
  看了这篇大作,真的回想起了我们那年轻的岁月,曾经的我们就是文章里写的一样,年轻,有活力,同学间的深厚情谊成为了一辈子的财富,早熟的恋情成为了心底那无法抹去的记忆。回首,三十年快过去了,当年发生的一幕幕情景犹如昨天!
2017-05-27   #16
  谢谢关注。。。。

2017-05-27   #17
  @锁骨001 好书
2017-05-27   #18
  有点意思吗?
2017-05-27   #19
  不说了、、、、、、、
2017-05-28   #20
  顶顶贴,谢谢。。。。。
2017-05-28   #21
  顶顶贴,谢谢。。。。。
2017-05-29   #22
  顶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2017-05-29   #23
  帮顶顶贴吧,谢谢。。。。
2017-05-29   #24
  奈何落花有意,流水无动于衷,打动不了我的读者……

登录后方可回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