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灌水]回乡杂记

By 第一言 at 2017-06-10 • 0人收藏 • 222人看过
  转眼十五都过了,胡乱吃了点元宵,倒头就睡着了,过年来已经连续上班8天了,累挖。回家的新鲜感也过的差不多了,可以稍微整理一下,感慨一下,再装模作样的议论一下,记得自己还是陕西娃~
    
  思乡
    
  离家整三年了,经常夜里梦到回家,然后急匆匆的又往北京、苏州赶,或者是要开学了,或者是公司假到了,在梦里总是焦灼不安,不能踏实的在家多住两天。而通往北京、苏州的路有无数条,我又慌里慌张的不知道选哪一条好,一般都是在急切痛苦中醒来,冰冷的床上陌生的地方。在梦境里是如此的思乡,而大清早的太阳一照,忙忙碌碌的一天开始时,又忘记了遥远的故乡,年迈的双亲。回家后,叔叔婶婶们都问我:“言言,几年不回家?你想家不?”我老实的回答:“想,怎么能不想”,叔叔笑着说:“摆明是不想,外面的世界多精彩,想的话早回来了。” 我只好沉默。
    
    
  路途
    
  在原来的计划里,到家里至少是三天的路程,还要赶上好的车点。苏州到西安快车大概16小时,可大过年的,费尽周折才弄到个临时客车,27小时。西安离靖边01年我坐车回家的时候还是要13小时,度过漫长的一夜。靖边到家里,等班车的话又不知道时间,还好距离短,打车30到40就可以送我到家门口了。这次回家到了西安一打听才知道包茂高速公路通车,西安到靖边全程高速只需要6个小时,旅途变得异常轻松了。当车子开到陕北高原的时候,飕飕飕的穿过光秃秃黑乎乎的荒山时,心情格外开朗,和跟车的师傅聊了聊家乡几年来的变化。一下汽车,六弟和小妹就来接我了,一会功夫,终于赶在天黑之前踏进家门,总历时两个昼夜。回程的时候西安到苏州坐汽车,又是全程高速,用时16小时,赶上了收假后的第一天上班。
    
  酒
    
  农历腊月二十二从苏州出发,当晚就是部门年夜饭,喝的兴起,八九两白酒下肚,略有迷糊,不过神志还算清楚,知道回家收拾行李,知道提前赶到火车站,谁料提前太多,打了个小盹,醒来时空空旷旷,火线冲刺五百米赶在火车开前半分钟上了车,完全清醒过来。二十四晚到家,接风洗尘四人四瓶河套老窖;二十六吃喜酒,从早到晚,6人10瓶河套两箱汉斯,略有昏沉;二十七小开荤,和六弟七弟三人三瓶内蒙二锅头,酥油奶茶伺候下刚好五成。二十八去县里买年货,大妹回家,合家团聚,小酌汉斯6瓶,其乐融融;三十夜转战小村,挨家扫荡,多种白酒啤酒混用,量大酒高神志不清,不能统计行情;初一不出门,家族内走动拜年,与二哥、三哥、六弟中午到下午扫荡河套3瓶,北国春2瓶,汉斯一箱,唯三哥人事不省;夜里在五哥家大摆队,与五弟、六弟、妹夫、三嫂、五嫂、大妹等打牌喝酒,喝完五哥存酒西凤五瓶,除我之外全部醉倒;初二大拜年,在四姑家大清早空腹处理西凤一瓶,中午回家上阵父子兵,在我家陪六位表哥干掉三瓶半河套,转移战场到二伯家喝至掌灯时间,总共处理7瓶河套,一箱汉斯,但见表哥们回家走路都像三筒,(:;初三二姑家拜年,恰好大哥不约而同一起到来,于是兵分两队,就我自家兄弟四人火拼张家五位表哥二位姐夫,喝酒甚杂,无法统计,只记得黄昏收兵回家时,三哥六弟骑摩托车还稳当,我坐车也消停,表哥姐夫们倒下半炕;初四,四叔家中午小酌啤酒5瓶,晚上二伯家聊天,和三哥六弟不玩牌不划拳静悄悄的喝了2瓶河套,毛毛小雨~;初六,高中同学在西安小北门里结婚,清风细雨般扫荡一瓶西凤,在细雨中踏上返程的汽车,至此告别了酒精考验的回家生活。
    
  (待续)
29 个回复 | 最后更新于 2017-12-09
2017-07-21   #1
  诈胡这么个算法?
2017-08-01   #2
  变化
  
  一直在一个地方,日子缓慢,变化微小,感觉不来,离开了几年,再猛然一看,哦,变化还是蛮大地,并且向着良好的方向,开心了很多。
  
  县城里大肆扩展,新开了好几条街道,新盖起了好多房子,许多老单位搬家了,三年前的市中心现在快成边缘了。县城向西面原来的沙丘区拓展,推平了好多沙丘,听说公共汽车已经增加到了7路。
  
  以前去外公家还要走一段土路,现在全部铺成了二车道的油路,骑摩托车最快15分钟就能到达了,以前可是我这等飞毛腿也要走1个半小时。家里通往县城的另外一条老路也涣然一新,被高速公路遗弃的几个村子也能坐班车直达县里了。
  
  家门前的一排杨树全锯了,爸爸说树太大挡的家里很阴,小时侯天天吃饱肚子的苹果树、梨树、桃树、杏树、葡萄大多都老死了,还没有载新的上去。家附近的土地全部推平了,以前的斜坡现在都是一个一个的台阶,黑夜走路很不方便,容易摔交。旁边长满老杨树的大土丘也被推平了,卖给二姑父家准备种植,那可是我们当年玩耍的梁山呀。在屋后的台子上八九家打了一口深井,除了灌溉农田外,把自来水管也接入了家,再也不用挑水吃了。
  
  退耕还林做的还不错,其实耕地没退多少,关键是禁牧,以前小沙梁都爬上了山,现在草木茂盛。在二十九上坟烧纸的时候,一条线穿过去,原来的大沙丘都稳定下来,稀疏不等的都长了植被,呵呵。但是羊这动物一直圈养是不会长膘的,总还是要偷偷的出去放一会,爸爸就一年里被罚款了几百块。春节的时候林场护林的人也放假过年了,一大早放羊出去,两个小时羊儿们就能吃的饱饱的,可见野草之丰茂,8错8错。
2017-08-01   #3
  原来你们那也喝河套老窖呀~
  下次你可以考虑把白白带回家呀~~
  
2017-08-01   #4
  你长的太丑了
  
  还不能喝酒 哈哈
2017-08-01   #5
  你长的太丑了
  
  哈哈哈哈
2017-08-30   #6
  偶尔溜溜羊倒是可以,别破坏了根本.
2017-09-16   #7
  一言写滴真好!!
2017-09-25   #8
  还没写完呢?你是不是打算写一年呀?
2017-09-25   #9
  占位....:)
2017-09-27   #10
  是的,贼都是这样,总是要遇到警察
2017-09-27   #11
  
  你不会打个飞机回去啊?
  
  
2017-09-29   #12
  在舢板没有更新的这么快...
2017-09-29   #13
  这酒量 厉害呀 老兄 给我早把我撂翻了
2017-09-30   #14
  沙发
2017-10-01   #15
  如果真是这酒量,牛啊
2017-10-01   #16
  3
2017-10-13   #17
  横山人
  
  横山县有一个很有名的企业,横山花炮厂,牌子老质量好,声音足劲。花炮厂有好多活也搞承包,比如炸药生产,前几年一个老板被仇家谋害,数吨炸药点着,死伤十分惨重,造成了让省长下台的马房爆炸案。除此特大事故外,小事故也偶有发生,赶得上我县前些年土炼油事故的频率了,别得县的人揶揄横山人说:“千万表惹横山人,出门都背炸药包”
  
  这是一个小玩笑,我要说的是老横山人里的一个异类,一个传奇。奇人名杨开山,黄埔军校毕业,不知道怎么回事情,突然悟道还是迷糊,回到老家当了一名石匠,四处走乡串户的打磨刻碑。三十年代时,国共双方都多次请他出山当官带兵,老头子一概拒绝。并且连儿子孙子都不让出门做事,闹革命当干部,老头就说:“最好还是受苦人庄稼汉。”最后,老头历经几十年来的大大小小劫难运动,安享晚年,寿终正寝。小子十分佩服此老先生,觉得在那个年代,党同伐异中能全身而退,不求功名不闹革命,真不可思议,实是得道高人,勘比《白鹿源》里的朱先生。
2017-10-19   #18
  :)
2017-11-10   #19
  晕了晕了。。。一般情况下原来只说到5, 就是我爷爷的五个孙子,为了写字的时候避免多余的称呼,把三爷爷家的六个兄弟也合计起来了,那边只有一个比我大,所以所以有时候难免混乱~~~
2017-12-04   #20
  3
2017-12-06   #21
  家里没儿子就那么那啥么?
2017-12-07   #22
  ^-^
2017-12-08   #23
  人多了就是乱....我回老家也认不全人...
2017-12-09   #24
  3

登录后方可回帖